当前位置:小哥哥养生失明青年再患尿毒症 痴心女友欲捐肾以身相许
失明青年再患尿毒症 痴心女友欲捐肾以身相许
2022-08-05

侯俊宇家住栖霞市城关村,从小在父母的呵护下幸福地成长,未料16岁那年,他发现自己看东西出现模糊,父亲带着他到北京医院检查,被确诊为视网膜色素变性。

4年之后,侯俊宇双眼彻底失明。失明后的侯俊宇没有向命运低头,他开始学习按摩技术,两年后又去南方打拼。22岁那年,他返回烟台,在一家盲人按摩店打工。去年,侯俊宇决定自己创业,在朋友们的帮助下,他在开发区开了一家按摩店。几年的打工经历让他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按摩技术,很快,很多顾客就成了他的老客户。可是,正当生意渐渐走上正轨的时候,噩运再次降临到他的头上。今年3月份,他出现恶心、胸闷、厌食等症状,后被医院确诊为尿毒症。

“刚知道化验结果时,我感觉天昏地暗。当时我想,怎么这么多不幸的事情都发生在我儿子身上。”侯俊宇的母亲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仍然忍不住抹眼泪。

痴心女友捐肾并嫁他

在患病之前,侯俊宇有一个女友叫心莹。两人于去年12月份结识于电台的一个交友节目,侯俊宇的开朗幽默深深打动了她,因此,虽然知道侯俊宇是盲人,心莹还是心甘情愿地做了他的女朋友。侯俊宇被确诊患了尿毒症后,住进了毓璜顶医院。为了照顾他,心莹毅然从单位辞职,每天在医院守护。

那段时间心莹的心理压力非常大。当时,侯俊宇的病情很严重,医生告诉他已经到了晚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而心莹的家人知道侯俊宇患了尿毒症后,坚决反对二人继续交往下去,母亲更是在电话里痛哭,劝其分手。在医院照顾侯俊宇两个月后,心莹终于坚持不下去了,一天,她对侯俊宇说:“我想回家看看母亲。”侯俊宇问:“你是不是不会回来了?”心莹没有回答,但侯已经感觉到她不会再回来了。

果然,心莹走后,没有再回来。

侯俊宇在毓璜顶医院住了近4个月的院,花去4万多元的治疗费,而他的病情仍不乐观。在治疗中,他常常陷入沉思,想自己已到了尿毒症晚期,说不定哪天就会离去,他想到捐献自己的遗体,为社会做点贡献。今年6月,他与红十字协会签订了一份遗体捐献的协议。

然而心莹回家后,仍时刻牵挂着侯俊宇,她不知道他的病情怎样了。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给侯俊宇打了个电话。此后,两人就常常通电话。后来,心莹在网上查到,肾移植能够挽救尿毒症患者的生命,她想到了为侯俊宇捐肾,心莹的这个决定让侯俊宇非常不安,但心莹表示:“也许肾移植后我会少活10年,但是我愿用我这10年的生命换取你几十年的生命。”

10月5日,心莹和侯俊宇到毓璜顶医院做配型,经化验,两人配型吻合。根据相关规定,捐肾者须有五代以内血缘关系或亲属关系,否则需要极为复杂的手续。为了尽快为侯俊宇捐肾,26日,两人在栖霞民政局正式登记结婚。

为救儿母亲欲卖房

据毓璜顶医院医生介绍,侯俊宇前期肾移植的手术费用大约需要6万元,手术后还需终生吃药维持,每年大约需要两万元的费用。为了治病,侯家已是负债累累。日前,记者来到栖霞市城关村侯俊宇家中,发现他家非常贫困,破败的几间平房内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这笔医疗费对他们来说绝对是天文数字,但侯俊宇的母亲却坚定地说,无论如何也要凑钱为儿子治病。目前,她正在与人联系卖房的事。侯俊宇还有一个妹妹在北京上大学,每年需要一万元的费用。哥哥患病后,母亲告诉她先救哥哥的命,学费让她自己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