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哥哥美容儿子是否是亲生? 三次DNA鉴定结果竟不同!护肤DIY
儿子是否是亲生? 三次DNA鉴定结果竟不同!护肤DIY
2022-08-05

佛山市一医院做出的鉴定结论为“非亲生”。记者龙成通 摄。



中山大学鉴定机构结论为“亲生”。记者龙成通 摄。

昨日,顺德乐从的张先生告诉记者他成了全家人谴责的对象。因为佛山市一家医院两次dna鉴定其与前妻所生的儿子非亲生,“认为自己帮别人白养了10年儿子”的张先生一怒之下将前妻告上法庭,要求前妻返还抚养费和赔偿精神损失费。谁知最终由法院委托的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结果却显示,前两次dna鉴定所得出结论出错,张先生认为白养了10年的儿子其实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张先生为此忙不迭地撤诉。

如今,官司虽然结束了,张先生的儿子却变得性格孤僻并对自己的父亲敬而远之。



张先生的家人也责骂其糊涂,周围邻里也把这件事当成了大笑话。被周围舆论压得抬不起头的张先生愁闷异常:“难道就是我的错么?如果dna鉴定不出现前后不同,怎么会有如今这结果,医院要不要为此负责呢?”

第一次鉴定:非亲生

张先生拉着儿子去验dna最初缘于自己给祖居的一套房产转名。由于张先生离婚后已经再婚并育有一女,为了避免今后出现财产纠纷,张先生准备将自己父亲一套价值约70万元左右的房产转给儿子名下。但是,办手续前,张先生起了犹豫。“由于之前跟前妻争吵时,前妻愤怒的时候表达了儿子不是我亲生的类似意思。”虽然是气话,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先生想,干脆去验一次dna吧,“总不能把房产转给别人的儿子吧。”

谁知,不验则已,一验就出问题了。偷偷带着儿子的血样到佛山市一医院做鉴定的张先生拿到了“儿子非亲生”的鉴定结论。张先生看到这张鉴定结论,脸一下子全变“黑”了,“难道这10年儿子白养了?”

第二次鉴定:非亲生

张先生于是找到了前妻。“究竟儿子是不是我的,前妻当然最清楚”,张先生说。当时,张先生的前妻周女士坚决否认,为了证明自己清白,周女士又带着儿子和张先生再到佛山市一医院做了第二次鉴定。

第二次鉴定佛山市一医院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出具了法医学dna司法鉴定书,鉴定结论显示,张先生与儿子的dna有多个位点的基因型不符合遗传规律,因此张先生和儿子不符合亲生关系,而只有周女士与儿子符合单亲遗传关系。

第二次鉴定结论出来后,张先生心灰到极点:“没什么好说的,打官司吧。”为此,张先生向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提起起诉,要求前妻返回自己之前支付的10余万元抚养费和精神损失费,并要求断绝父子关系。

第三次鉴定:是亲生

张先生的儿子小浩(化名)对于父亲去做亲子鉴定的事情已能懂。在父亲与母亲的官司持续的数个月时间里,小浩晚上经常偷偷哭泣。当妈妈安慰他时,小浩不住地哭着说“爸爸不要我了,我就是没人要的孩子。”

周女士从始至终都不相信鉴定结论是对的,在庭审的时候,她坚决要求法院自行委托法医鉴定机构再做鉴定以证明自己清白。于是,顺德区人民法院找到了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去做第三次dna鉴定。

这次的鉴定结论让人大吃一惊,中大法医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报告上明确指出,小浩就是张先生和周女士的亲生孩子,有三个基因座不相吻合的情况应考虑为突变。

意料不到的后果:“孩子与父亲疏远了”

如今,张先生与前妻的官司已经结束,但留下的问题却让张先生感觉很无奈。

“儿子以前每周末都会来找我玩,现在性格变得有些孤僻了,有话不跟我说,也不肯听我话了,和以前那种亲密的关系相比疏远了很多。”张先生告诉记者。

对张先生来说,可以说是既愤又喜:“幸亏是我妈支持着我前妻继续去做亲子鉴定,否则我和唯一的亲生儿子就会成为路人了。但现在全家人都责骂我,认为我给孩子的心灵造成了极大伤害,说我犯浑。”

同时,由于张先生是因为财产而去做亲子鉴定,现在亲友都认为可能是因为其现任妻子的唆使,张先生才会这样做。为此,张先生的现任妻子也背负了沉重的“包袱”。

“这能全怪我吗?”张先生表示,他认为前两次鉴定才是造成目前结果的主因,为此,他拒绝了医院鉴定机构收回鉴定材料退还鉴定费的提议。

他告诉记者,除非对方在退还鉴定费的同时给予书面的道歉,否则自己还是准备委托律师将此事诉诸法庭。

医院:鉴定的结果没问题

两个dna鉴定机构完全相反的鉴定结论,究竟哪个结论是准确的呢?张先生立即找到了做前两次鉴定的佛山市一医院临床司法鉴定所。张先生告诉记者,医院给他打来了电话称,中大的技术要先进一些,就不用再另外做鉴定了。

张先生的律师涂建军告诉记者,医院并没有承认自己的鉴定结论是错误的,当时,该鉴定机构的有关人士告诉他,对于这次的鉴定结果,从医理来说,辨不清谁对谁错,是个概论的问题。佛山市一医院鉴定机构照用的是国外的一套成熟鉴定技术,但中大的鉴定机构是在国外这套成熟技术的基础上有了创新。而中大这家鉴定机构的一位教授则告诉张先生,一开始他们的鉴定情况和佛山的鉴定也一样,但看到有些基因指标虽然不同但很相近,为了郑重起见,就拓宽了检测范围,结果证明小孩就是张亲生的。

后来,张先生称,再次接到了佛山这家鉴定机构工作人员电话,对方表示要拿回前两次的鉴定报告并可以退回张先生共5500元的鉴定费。张先生说,看到医院的这个态度,自己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为此,自己立即向法院撤了诉。

就此,佛山市一医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医院的鉴定结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之所以出现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结论,是由于被鉴定者是一个极其特殊的案例。他称,如果张先生拿到其他医院去做,也很有可能会得出“非亲生”的结论。

律师:

关键看法官如何采信

广东豪盛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涂建军告诉记者,张先生如果仍要诉诸法庭,还是有胜算的,但是要索取精神赔偿就很困难。目前,从医理的角度来看两种结论都存在可能性。暂且不说医院的解释是否站得住脚,现在的问题是打官司时法官究竟会采信哪份鉴定。即使最后法官采信了中大鉴定机构的结论,但张先生能够索回的仍然是鉴定费,对于精神赔偿,从目前看到有关鉴定的案例中,还没有看到法医鉴定机构负责精神赔偿的案例。

心理专家:

dna亲子鉴定是把双刃剑

接受教训的张先生向记者坦诚,将自己的事情公之于世,就是为了人们今后不要再轻易做亲子鉴定。在相关资料中,记者看到了一些dna检测出错的案例。

据了解,2000年前,佛山市每年亲子鉴定不到300例;而从2006年开始,经佛山某服务中心基因检测室完成的鉴定就达528例,其中95%是因丈夫不信任妻子而申请鉴定,而92%的鉴定结果显示妻子被冤枉。

面对dna鉴定的日渐流行,人们在进行dna鉴定特别是亲子鉴定时,是否该慎重呢?广州向日葵心理咨询中心主任治疗师胡慎之称,亲子鉴定对整个家庭来讲是一把双刃剑。

胡医生表示,父母亲双方的不信任对孩子的影响非常大,孩子内心中会联想到父母争吵是由自己引起的。当孩子看到父母去做dna鉴定时,会开始怀疑自己非父母亲生。

胡医生表示,父妻之间在离婚时往往争夺的不是孩子而是财产,孩子会觉得自己不如财产重要。“孩子在10岁左右的时候,正好有一个怀疑自己是否亲生的阶段,而孩子父母用这种亲子鉴定的方式进一步强化了孩子的担心。此外,亲子鉴定看来无论结果如何,都是对家庭严重不利的。而且,那所谓准确率极高的dna也不是100%的,毕竟还是有万分之一的差错情况发生。

胡医生称,夫妻之间应该尽量多一些信任,即使发生感情破裂,最好是自己来解决,尽量不要牵扯到孩子。他希望家长不要为了自己出一口气、得到一部分财产补偿而毁掉整个家庭。他建议最好不要去做亲子鉴定,因为鉴定不仅对孩子来说是影响终生,而且对整个家庭来说都有毁灭性的打击。

司法鉴定专家:

亲子鉴定结论确有可能出错

广州中山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相关负责人称,他们是按照规范的dna鉴定对其相关项目了进行鉴定,“虽然我们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和其他医院鉴定的有差别,但是也不能说明我们的结果就一定是完全正确的,事主也有可能把我们告上法庭。”

该负责人称,亲子鉴定是一个特殊的行业。他们从来不鼓励社会上的人来做亲子鉴定,而且亲子鉴定这个特殊行业是不许做广告宣传的。

同时也有相关专家表示,在理论上,亲子鉴定结论错误的可能性近乎零。但是有可能是由于鉴定人员错采样本、仪器没充分调试与清洗,更主要的是不能防范其中的道德风险:实验人员伪造结论。

若市民对鉴定结果表示怀疑,一般是自主选择机构,重做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