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哥哥美容老汉会说无人能懂怪语言 称童年老师传授护肤DIY
老汉会说无人能懂怪语言 称童年老师传授护肤DIY
2022-08-05

念一个字能发两个音,今年75岁的陈老先生会说一种无人能懂的怪语言,可他自己却说不清这种语言的来历。陈老先生说,这是五六岁时在河北老家学到的,只有自己和哥哥完全学会了,几十年来虽没有使用过,但一直没忘。“现在我哥哥去世了,可能世界上就我一个人会说这种语言了。希望有人能告诉我这是什么语言,也希望能找到一个传人。”

特征:念一个字发两个音 无人能听懂

昨天,记者在复兴路陈老先生家听到了这种无人能懂的语言。陈老先生告诉记者,这种语言可能是汉语的一个支脉或者变种,说的方式就是在普通话的每一个字前面加一个副音,原有的音节发音方式和声调都不变。陈老先生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张报纸说:“比如这个‘渣滓洞’,读法就是‘zheng zha zhen zi dengdong’。这样一来,念一个字就发出了两个音。”随后陈老先生读了一小段新闻,记者听得云里雾里。陈老先生的夫人说,陈老先生几乎从不在家说这种话,她也听不懂。

经历:童年老师传授 七十年不忘

陈老先生告诉记者,这种语言是五六岁时在老家河北安国学到的。“当时村里有个老乡,五六十岁,有点儿文化,算是不太正式的老师。我们这些小孩儿总跟着他玩,边玩他边教我们说这个。”陈老先生说,只有他和比他大两岁的哥哥完全学会了这种语言,其他小孩都只会一部分。“那时候我和哥哥在家里不太敢说,就去地里干活时大声喊着玩,你喊一句‘你干吗去?’我喊一句‘我干活去。’别人都听不懂,我们就觉得特有意思。”

陈老先生15岁来到北京做工,之后60年再也没说过这种语言。在这60年里,陈先生接触过来自全国很多省份、操着南腔北调的人,但是没有哪一种方言跟自己少年时所学的话类似,“即使是在家乡,说了也没人懂,现在语言都流行简化,这种话说起来怪麻烦的。不过我有时候会默默坐那儿,想着这句话怎么说,那句话怎么说,也算温习,但不出声。我老婆、孩子都不知道我会说这个。虽然不说了,但童年的记忆到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啊!”

心愿:希望能有传人

由于当时老师并没有介绍这是什么语言,陈老先生虽然会说,却对这种语言的来历毫不知情。“当时也是因为好玩,年龄又小。”他说,我们跟着学,根本没想到问问来历什么的。真想有人能告诉我,这到底是种什么语言。

陈老先生告诉记者,那位老师教会他们后没两年就离开了村子,现在陈老先生的哥哥也已经去世,“也许我是这世界上唯一会这种语言的人了。挺想找个传人,虽然这种语言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但失传了还是挺可惜的。关键是想找个专家给断断,我说的这个到底是什么话。”

说到传授方法,陈老先生有点儿犯难:“我也说不上这语言有什么规律。当时我们总跟着老师说,就学会了。现在要教别人的话,我只能把一篇篇文章注上音,让人多念念,熟了大概就会了。不过这就是一个设想,现在哪儿会有人想学这个呀,唉!” 晨报记者 刘珏欣 文并摄

老汉“天语”注音

你好

拼音:ni hao

“天语”:ningni heng hao

福娃

拼音:fu wa

“天语”:fengfu wengwa

七夕节

拼音:qi xi jie

“天语”:ceng qi xing xi zeng jie

北京欢迎你

拼音:bei jing huan ying ni

“天语”:bengbei jingjing henghuan yingying ningni

福星高照全家福

拼音:fu xing gao zhao quan jia fu

“天语”:fengfu sengxing genggao zhengzhao cengquan jingjia fengfu